您現在的位置: 股票分析师微信头像     >    潮流服飾    >    風格示范

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2019年:被濾鏡過濾掉的審美自信

編輯:yijie.zhang 時間:2020年5月31日 內容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圖片來源:東方IC  

股票分析师微信头像 www.847259.tw 文章導讀

昨天周揚青因為直播被送上了熱搜,大家紛紛感嘆本尊和照片實在判若兩人,膚色深了三個色號,眼角眉梢也另有余味。并非不美,只是仿佛不曾相識。

周揚青后來在微博回應說,P照片是一個網紅的基本職業素養,也是對看照片的觀眾的一種尊重。評論里多數都表示有共鳴。

周揚青作為個體,或許是出于職業的關系或個人喜好選擇了如此“高厚度”濾鏡,無可厚非,但這真的應該是我們奉行的審美標準嗎?

一場審美的“合謀”
在這個時代,美顏磨皮早已經是藝人的必選套餐。最近看《創造營2020》,小姑娘們人均冷白皮,個個祖籍北歐,面目扁平,鼻子只剩兩個洞。

再看看連續劇,哪一部女主角不是高瘦白美青春動人。特寫拉近,皮膚白皙閃耀得當場要與日月爭輝,先有童顏后有天。
甚至中老年選手也沒有被放過。詠梅老師在《地久天長》里,滿臉寫盡疲憊憔悴與滄桑,一轉場進《小歡喜》,立刻被磨成僵硬白嫩的水煮蛋。

Models.com排名Top50,福布斯2018中國十大國際超模李靜雯,為幾乎所有大牌走過秀,還登上過多版《VOGUE》封面。她曾經給ZARA拍過一組照片,臉上著淡妝,表情慵懶隨意,不經任何修圖,小雀斑一覽無余。

這組照片立刻受到網友炮轟,認為中國女孩基本不長雀斑,雀斑就是丑,丑就是羞辱,最后愈演愈烈,發展成為著名的ZARA辱華事件。

只要稍微多看幾眼,就會發現ZARA對待任何國家的模特,都是拒絕PS的自然風格,雀斑痘痘從來不加隱藏。認為拍出真實狀態就是丑陋和羞辱,李靜雯承受的,并不是來自西方的歧視,而是來自同胞的抗拒。這是對真實和不完美的抗拒。

希望世界以自己的品味來呈現,這是強權式的審美習慣。想想看,生活中有多少人傲睨一世地點評過這個女明星身材太胖,那個女藝人的臉已經徹底垮掉,嚴苛到如同女德班走進時尚圈。
很多人總以為是明星在引導大眾潮流,其實大眾也在夾裹著明星前行。這是一場審美的合謀。
“美顏主義”的受害者

那么在國內當下,什么是美,或者說什么是最安全的美?
年輕是美,苗條是美,最好再小臉、嫩肌、高鼻梁一鍵三連么么噠。既然公眾喜歡,那么明星們也自然按照這種軌跡運行。

王俊凱就吐槽過網紅濾鏡下自己的下巴像“韓式半永久”

最后藝人們的追捧,美顏濾鏡的泛濫,又再次加深了刻板化,循環往返,至死方休。
這樣的審美體系,非常營養不良。其背后隱秘的心理是誰更幼齒化,誰更接近少女,誰就最美麗。就連夸獎中年女星都要統統用“少女感”,儼然是某種恭維和賞賜。
雖然口口聲聲說,要審美多元化,女性要追求腰圍自由,身材自由,但在被消費主義文化洗腦多年后,不少女性內心依然是高白瘦審美體系的堅定擁護者。

我們剛寫過的《那個被BM風“封殺”的100斤女孩》,里面“BM女孩”的標準身材尺碼表可以說極其嚴苛了

喊兩句口號,無非是吃飽喝足,追求一下政治正確罷了。
這些女孩們以為自己是美的評價者,其實是受害者。完美美顏主義在真實地綁架著普通人,冒犯著普通人。
它讓大家對彼此有了一個框架化的僵硬評判標準,在見第一面時,就可以用庸俗的品味去衡量他人的價值。
也讓女孩相信完美才是合格, 相信臉蛋和身材是獲得幸福的關鍵,只有足夠好看,才有被愛的資格。
白瘦美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是對普通女孩的壓迫。標準愈高,對女性愈苛刻。所以我們會覺得胖胖的陳奕迅可愛性感,但自從張惠妹胖成“弓長惠女未”,似乎大家就更關心她的身材而不是她的音樂成就。

打開軟件修臉,一拉一推之間,無成本高速整容,那不是在拯救照片,而是在拯救平凡女孩的自信,完成一個夢想,實現一個愿景。
修完臉還要修全身,點擊短視頻App,個個美女都在踩高蹺,周圍的瓷磚仿佛正經歷時空扭曲,歪七扭八。
追求美沒有錯,在美顏中尋找自信也沒有錯,但你終歸是要放下手機的。每天晚上在浴室端詳鏡子的那一刻,大小臉,不對稱、色斑,淚溝,下垂,毫無保留,你的焦慮會瘋狂翻倍。
想想看,完美美顏主義,究竟是讓你更快樂,還是更不自信。

過度美顏是審美病

大家似乎已經不習慣真實的人類,化妝必須追求反生理結構的零毛孔,李佳琦忘開濾鏡都能被媒體大驚小怪地送上熱搜。
確實,你可以美得讓人難以抗拒,但也可以美得讓自己無可取代。永遠不要為了追求世俗規定的完美,隱藏拋棄自我的獨特。
超模Winnie Harlow,白癜風讓她從小被人叫奶牛斑馬,但這也成為她的武器,獨一無二,氣勢非凡。

Christine Jane Baranski,《傲骨之戰》主演,今年68歲,皺紋下垂一樣不少,拍戲從不美顏,一路從配角演到絕對女主,讓人相信氣質和魅力是超越年齡的存在。

擁有小雀斑,崇尚自然的舒淇,po出的照片被粉絲重新調色美顏,并大呼“色調調一調,我哭的好大聲”。結果被舒淇反譏,那你為什么不去粉一個白人呢。
過度的美顏磨皮是另一種土味,沒有審美力是絕癥。

所有的審美,都是被教育出來的。你看,80年代每個人都以為穿高墊肩西裝和喇叭牛仔褲是自己的選擇,但轉眼就消散無形,拔腿追逐下一波的潮流。
這種迷戀完美的價值觀,正在讓人們失去判斷力,越來越多同質化的臉蛋和人格,千篇一律的鮮嫩多汁,小巧可愛,卻再也沒有了我自靚絕五臺山的傲氣。

美顏往往是為了接受他人的凝視,而可惜想要被他人喜愛和欣賞就是走向痛苦的第一步。
你不能接受自己,往往來源于別人不能接受你。試一試把審美變成你的私人品味吧。

因為不修圖引起ZARA辱華軒然大波的超模李靜雯,在2016年接受《VOGUE》采訪時,聊到了自己的雀斑。

“我小時候真的很討厭它們,因為亞洲人一般不長雀斑,上高中后我總想把它們遮住,但是現在沒事了,我喜歡它們,這就夠了?!?br/>所以,你看,追求美的第一步,就是放輕松。靈魂的松弛與坦蕩,才會讓你找到最舒適的狀態。

將本文分享到

你可能還會喜歡

更多相關網站內容

關注官方微信
VOGUE VIP專享
開啟互動之旅

將文章:被濾鏡過濾掉的審美自信
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。

喜歡理由:

喜歡成功

經驗: +2 , 金幣 +2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已經喜歡

 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股票分析师微信头像 "喜歡"

{ganrao}